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终章

他不是雪灵,他根本感受不到人类对狐狸的偏见。

作为一只公狐狸,在涂山,他只需要学习,备嫁;在人类世界,作为男子,他长得好看些也无妨。

更何况,他还一直在尘心身边。

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好好对人类。

反正,祸国殃民的狐狸从来就没有把它们公狐狸算在里面。

雪灵听着他的话,又砍碎了一条长虫,没有好气地说:“你还想怎样?”

现在,人类世界和涂山根本就没有多年前那样联系紧密,自己只不过不想要粘上人命而已,可看苏宴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听着雪灵这话,要不是时机不对,苏宴很想敲醒她。

“他自己想要过来的,又不是你要他过来,怕什么?”

“人类进到充满恶意的地方,真的好么?”

雪灵听着苏宴的话,忽然有些不解。

和苏宴不同,所有狐都知道,雪灵注定要来到人类世界。

因此,她学习的知识大多和人类有关。

从一开始,雪灵就知道,人类虽然是这个世界上最虚弱的种族,可人类有着无限的潜力。

最恐怖的是,他们直接可以把所有种类的东西都化为己用。

都说狐狸最是狡诈,其实,它们狐狸最怕的还是人类。

正在两只狐狸一边对战长虫,一边互相嫌弃的时候,侍卫的眼睛上面已经有黑色在慢慢涌动。

长虫是那些气的实化结果。

现在,一些长虫被苏宴和雪灵打散之后,正好进入了侍卫体内。

不知是因为这些气的影响还是什么,他忽然觉得,面前的两只狐狸是那么的美味。

正在雪灵忙着对付那些长虫的时候,胳膊上忽然一痛。

要不是防护及时,雪灵觉得,自己的胳膊一定会断了。

不过,即便没有断,雪灵胳膊还是受伤了。

随着殷红的血一滴滴滴落,人们发现,那上面的字迹渐渐暗了下去。

那侍卫似乎还不满足,又接着去砍一边的苏宴。

苏宴可不是学灵,他怎么会眼睁睁地等着他砍?

只可惜,现在的男子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侍卫了。苏宴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对上来了。

站在那里的尘心看着渐渐不敌的尘心,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始念起了咒语。

里面的场景,现在已经不能用凄惨形容。

红色的狐血还有那红色的字迹相融,猛然爆发了金色的光亮。

燃烧着那些黑色的长虫走向了毁灭。

京城所有人都知道,那一天,太子府里忽然爆发出一阵金光,似乎在那一瞬,所有罪孽都消弭于无形。

次日,在所有人的期待中,帝王颁发了一条政策:自此,狐为祥瑞,此后任何人看见九尾,都应尊重。

最过离奇的是,经过这件事之后,太子像是看破了红尘,离开了京都。

一切,都交给太子妃潋滟。

几月后,一处山坳。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少女的眼睛里满是不解。自己是一只狐狸,婚约只是暂时,他不做他的太子,跟着自己做什么?

“夫人想去哪里,为夫自然要跟着了。”太子笑的温润。

正在二人僵持时,一个声音传来:“你真的不回涂山了?”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和尚,眉清目秀,赫然是尘心。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海熹|短篇我们不是不够爱对方,只是都在错的时间相遇,在对的时间遇见了别人。
  • 无力的邂逅无力的邂逅车若伊|短篇我爱了你10年,为什么终究打动不了你? 他躲她,忽视她,伤害她,只为她能够死心。 结果,她傻傻的看着他笑:“除非我死,否则别想摆脱我……” 面对以往的种种,牧弛表示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不了这个叫叶雨的女孩!
  • 瞬息万变,寥寥回忆瞬息万变,寥寥回忆倚于深宵|短篇当夜幕降临时,当你孤身一人,在你沉睡的梦境中,你梦到了什么? 那来自以前的回忆,仿佛熟悉的某个人,熟悉的场景,你可知道你是谁?
  • 倩依何倚倩依何倚思文旎|短篇他们之间高于友情,不是爱情,类似亲情;她们之间高于友情,不是亲情,类似爱情。也许这就是青春里注定的一场情殇。倩依,倩倚兮。
  • 叛逆日记:寄给青春一座城叛逆日记:寄给青春一座城十年天下TX|短篇青春期,是最美的时光,我们有自己的小小世界,而我,将写下自己的心事或其他的青春期故事,让我们一起度过这快乐时光!
  • 金色的花金色的花小四带我走|短篇世界上有一朵美丽的花能带给你幸运,黑夜里发亮,冬天里发热。在我眼里世界就是我一人,接下来就给你们讲讲我的故事吧!
  • 《幻想世界大冒险》《幻想世界大冒险》(懒到极限)|短篇强行物理穿越的标准配置——根据脑洞大开的程度+超越光速的高速移动或者被移动+附带范围性时空扭曲虫洞打开,然后在这个时候对着自己脑门来一发(例如子弹)……就有亿万分之一的几率进行魂穿。如果是对着自己整个身体来一发(列如炸弹),……就有十亿万分之一的几率进行体穿。而如果在平常的情况下强行进行穿越(比如说,自、杀、作、死)……就有百分之两百的几率彻底死透。。
  • 老母文集老母文集老母|短篇老母个人原创及改编作品集!原创诗词歌赋等,尽请期待......
  • 洽逢其时洽逢其时时琉柒|短篇【1V1超甜轻松,无撕逼白莲花绿茶婊】 小娃娃屁颠屁颠地拿着二年级的作业练习册去找爸爸,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爸爸,恰逢其时是什么意思啊?” 男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就是你妈遇上了命中注定的你爹。” 厨房里传来女人的嗔怒声:“江悍时,有你这么误人子弟的吗?” 男人一脸无辜:“‘洽’逢其时,不就是何洽洽遇到了她的江悍时吗?” 简言之,这是一个外热内冷女老师遇上逗比靠谱男卧底,一起悄悄打响珍稀鸟类保卫战的故事。
  • 盘古梦,盘古梦,传之承之|短篇常常拷问自己人生之意义何在?未尝得到满意之答案,勉强要拿一个出来的话,便是传承。所以便决定写我所想!若有人有所得,则此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