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chapter 40 纸短情长

林深挂了电话后,心里也堵了一口气,真是报应,早知道就不该故意气他,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间,他躺进被窝,可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孙然和陈木,虽然陈木对孙然是没有想法,但是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孙然是爱陈木的,有可能一点都不比自己少,他心里有些不安,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又经常一起出入老宅,她回国的时候也是孙然陪着,她去哪里都是孙然接送,林深心里妒忌得发狂,越想越睡不着,拿出手机,翻来覆去。

陈木今天有些累,上楼后倒床就睡,以至于林深响她电话的时候,她睡得正香,手机被调静音了,只有屏幕的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没有其他的任何动静。林深整整拨出的10通电话都没有接听,患得患失的感觉油然而生,木头在自己的小窝已经进入梦乡了,他依旧没有一丝睡意,他起身往阳台走去,点了一支烟,看着窗外的月亮,睡意全无,一支接一支的,直到整包烟见底,天色也开始有些灰蒙蒙了,人极其的疲惫,转身往卧室走去。

陈木开门的时候,木头已经在门口摇着尾巴,床上的人动了一下,很快又没动静了,她轻轻的将行李箱放在玄关处,走过去看看床上的人,眉头紧皱,脸色微红,她伸手一摸,额头很烫,发烧了,她慌忙的摸出电话打给王苏瑞。

15分钟后,家庭医生就来了,给林深全面做了详细的检查,伤口有些感染,挂上了药水,医生无意间看到阳台的烟灰缸,惊讶的望着陈木:“你怎么能让他抽烟呢?还抽这么多,不要命了吗?”

陈木看着那一堆烟蒂,一脸茫然的看着王苏瑞:“他现在还抽烟?他不是不抽的吗?”

“你去法国开始抽的,这个还算少的,他之前抽得更多”

陈木伸手就是一拳:“你有病啊你,他身体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啊,你还任由着他,也不管管”

“我,我怎么管啊,他又不听我的,他向来只听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们不能让他这样了,他接下来还有一次手术,身体如果没有休养好,怎能抵得住”

“手术?”

“嗯嗯,他的情况现在有些严重了,之前他一直拖着不肯动手术,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不能再拖了,教授已经在安排回来的时间和行程了”医生说

陈木想起了他草稿箱里的短信,轻轻的点点头。林深退烧后,王苏瑞和医生就走了,叮嘱陈木要注意伤口,不要碰水,趁着床上的人还没醒,她煮了点粥,林深应该闻到香味了,轻轻的唤她:“阿木?”,好像是想确定是不是她。

“你发烧了,现在有没有哪里难受?”陈木心疼的摸着他的脸。

林深有些憔悴,眼窝深陷,:“昨晚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

“手机调静音了,早上才发现,你现在怎么还抽烟?”

林深不语,陈木看着他憔悴的脸,也不忍心斥责他,轻吻他的唇:“我们把烟戒掉好不好?”

林深点点头:“我没喜欢抽烟,就是想你,特别想你的时候就感觉心里空空的,想用东西添满它”

“以后我都在,所以我们不需要它了,一支都不碰,好不好?”这个承诺让林深的心很安慰,他轻轻的嗯了两声。

陈木扶着他慢慢起身往餐厅走去,他胃口不怎么好,只喝了半碗粥,就喝不下了,陈木心里有些担心,觉得他的食量太小了:“你吃得太少了,那你现在去沙发上休息一下,我们少量多餐的多摄入一些,身体需要食物补给,才能休养得快”

林深窝在沙发上,看着窗外,陈木在书房桌上前办公,木头在陈木身边待一会又跑到林深身边待一会,安静而温馨,林深时而看向书房,看着陈木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认真的样子令他着迷,总觉得看不够。

陈木也时刻关注沙发上的人,看了一下时间,轻轻的走去厨房,盛了大半碗粥,“在想什么?”

“在想我们以后”

陈木嘴角一笑,喂了他一勺粥:“以后的我好看吗?有没有老?”

林深满脸笑的看着她摇摇头,“都是我最爱的阿木”

“花言巧语,起来,自己喝”林深起身接过粥碗,嘴角一撇。

“你刚发烧了,只能吃清淡的”

林深三下五除二的将大半碗粥吃了个干净,陈木满意的看着他笑,突然门铃响了,陈木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谁啊?”

林深有些想笑:“你那么紧张干嘛,我们又不是偷情,”

陈木打开门,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上次见过,女的第一次见:“你好,我们给林总送文件过来,有几份文件需要他签名”

林深在书房陈木刚刚坐的位置上处理文件,旁边站着一男一女,女生不断的往陈木的方向瞄,看着老板似乎心情不错,她小声的说:“林总,现在的保姆真年轻”,旁边的李秘书一着急,推了一下她的胳膊,给了一个眼色,让她不要说,女性似乎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继续说着:“不过现在年轻人不一定会照顾人,年纪大一点的会照顾人一些,要不要我帮你找过?”

林深抬头看着她,眼神有些不悦:“不用,她可不是保姆,是我太太”

旁边的一男一女咋舌的对看了一眼,又看向客厅的陈木,旁边的狗一直跟着她,似乎和她很亲的样子,他们都知道这只狗林深养了许多年,女人收回暗淡的目光。

林深将文件递给李秘书,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以后文件就李秘书送过来吧”,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不容反驳。

“好的,林总”,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女人回头看了沙发旁的陈木,眼神充满嫉妒和埋怨,之后消失在门口。

进了电梯里的两人松了一口气,好像刚刚经历了什么似的,“公司不是都传他喜欢男人的吗?什么时候结婚的?”

李秘书看了她一眼:“我怎么知道,看到林总结婚了,有些失望?”

“肯定失望啊,我当时进公司就是为了他进来的,谁知道后来公司传他喜欢男人,所以谣言都不可信,早知道他喜欢女人,我就应该先下手的”女性有些沮丧的说。

李秘书看了她一眼,笑笑没说话。她没见过林总看见陈木的眼神,但是自己见过,那可不是先下手就能得手的。

沙发上的陈木正在看漫画,林深走过去轻轻抱住她,木头蹲在他们旁边,“要出去走走吗?”陈木问

林深摇摇头,看着窗外,“不想出去,就想这样待着”

陈木没说话,换了个姿势,枕在他腿上,看着手里的漫画,林深发现她右手姿势比较低,心里有些痛:“阿木,右手还疼吗?”

陈木放下漫画,看着林深,又看着自己的右手:“不疼了,能正常写字,就是字没以前好看,画不了画”

林深握着她的右手,放在唇边,眼神充满惋惜,心里很痛:“当时为什么会中枪?”

陈木的手一顿,嘴角牵出一个不自然的笑,:“不知道”,坐了起来靠在他身上,“都过去了,提那个干什么,我现在好好的在你面前就是最好的结果,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右手虽然画不了了,可是我用左手在画漫画啊,而且反响还不错,我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小小心愿啦”

林深心疼的看着她,“真的?”

“当然是真的,”

“什么开始画的?”

“有段时间了,之前在法国完全等于从0开始,老师说我天资聪颖,加上我又努力刻苦,所以皇天不负苦心人”

林深紧紧抱住她:“阿木,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好不好?”

陈木在他怀里点点头,“我给自己取了个画作名,叫林阿木,林深的阿木”看着头顶的人,林深满眼感动的吻住她,带着浓浓的爱和宠溺。

15年后,

一辆豪车疾驰在高速路上,一首首优美的钢琴曲从车窗飘向远方,车上一男一女,一个开车,一个正翻着手里的漫画,男的40多岁,俊朗的外表一点都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女的18岁,长长的头发被扎成了高高的马尾。

孙然看着旁边的女孩,眼里满是宠溺,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和18岁的陈木一摸一样。

“uncle,我和我妈妈长得很像吗?”女孩问

孙然看了一眼旁边的人,笑着点点头:“一摸一样,都喜欢喝牛奶,都喜欢听钢琴曲,都喜欢看漫画,连那霸道的样子都一摸一样”。

“你是不是很爱我妈妈?”女孩认真的看着孙然

孙然看着前方,没说话,旁边的女孩满脸认真的说:“你爱我妈妈,可她只爱我爸爸,所以把我生出来了,就是为了让我好好爱你”

孙然握着方向盘的手紧张的捏了捏:“别胡闹,”

“我没有胡闹,我喜欢你,uncle,小时候我就想,等我长大了就一定要嫁给你,现在我长大了”

“别闹,你现在也还是小孩,”

“我都18岁了,在国外18都可以结婚了”

“现在是中国,”

女孩似乎听出了什么,满脸兴奋:“是不是到了中国的结婚年龄,就可以了”,

孙然专心开着车没说话。车在停车场停稳后,他们一路走向山顶。

矮矮的坟堆前的墓碑上,一张满脸笑容的合照,让孙然心里满是触动,他们已经走了15年了,孩子帮他们养了18年了,可是墓碑上的两人笑容依旧,容颜也依旧。

当年他怀里抱着她3岁的女儿,听到电视里插播的新闻时,心脏都感觉剧停了,广播内容到现在都还清晰在耳:亲爱的观众朋友,刚刚从日本发回来的消息,我国著名的年轻漫画家林阿木于30分钟前在日本去世,享年31岁,近两年她的漫画作品被大量改编成电视电影,广受好评和喜爱,很受新一代年轻人的热捧,她的作品一直以爱和善良为出发点,治愈系是她的主打,我本人也非常爱她的漫画,真的非常治愈心灵,而她自己的人生也是充满了神奇的色彩,她早期是做设计,后来右手突然受伤,她花了5年的时间从头开始,这之后她都是左手画画,很巧的是她的丈夫也于今天凌晨去世的,死于心脏衰竭,享年35岁,是国内L集团的继承人,名校毕业,如果不是身体原因,应该能入选最年轻的企业家,他生病多年,旁边都是妻子一直的陪伴和照顾,我们曾经近距离采访过他们,林先生真的非常非常爱他的太太,希望他们在天堂延续这份恩爱,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爱情最美的样子,稍后我们会开播专栏详细报道我国著名漫画家林阿木女士的专访,这也是她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

墓碑上的照片里笑容无比灿烂和幸福,似乎对自己短暂的生命没有丝毫惋惜,在他有限的时间里,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成就着对方,陪伴着对方,或许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他们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彼此,这就是最大的幸福,也是最大的值得。

“uncle,我怎么会到你家的?”

“你当时6个月,你爸爸那时身体越来越弱,你妈妈就把你托付给我了,顺便把你的奶给断了,恐吓带威胁的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照顾好你,我真是命苦,前半辈子被你妈祸害,后半辈子好不容易以为可以清闲了,结果你妈又把你扔给我,”

“我妈是派我来好好爱你的”女孩挽上孙然的胳膊。

“林木,你这不要脸的样子和你妈一摸一样”

林木嘟嚷着:“我是她生的,我不像她像谁,难道你还想我像你啊,不行,你是我的”,林木看向墓碑上的照片:“我很羡慕我爸爸妈妈的爱情”

“你爸爸是真的爱你妈妈,这个世界上最爱最爱你妈妈的人就是你爸爸了,真的是爱到骨髓了,为了多陪着你妈妈,他那个时候的身体很差了,但是却努力多撑了2年,他教授都觉得是奇迹,很惊讶,你爸爸从18岁到35岁,他的人生都是你妈妈,没有第二个女人,或许他和你妈妈真的是命中注定呀,他既然是你外婆带大的,这小子还真是有福气。”

看着墓碑上两张幸福的笑脸,林木心里很宽慰:“他们后面的画是不是就是我卧室的那副?”

“嗯嗯,那是你妈妈最后一幅画,送给你爸爸的,后来你妈妈的手受伤了就没画过了,当时你妈妈就把你和那幅画交给我,然后带着你爸爸去了日本,你爸爸想去看你外婆,后来他身体越来越差,就干脆在日本休养了。”

“我怎么没遗传到我妈妈的艺术细胞呢?”

“因为你遗传到了你爸爸的经商细胞”孙然笑着说

“我,也会和爸爸一样死去吗?”

孙然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抱在胸前:“不会,阿木,你比他幸运”

“那你会丢下我吗?”林木抱紧他,不撒手

“不会,我答应过你妈妈”

“那你不许带其他女人回家”

“自从你12岁霸占了我的二楼,二楼都给你了,我能带什么人回来”

“那你不许娶其他女人”林木有些小窃喜

“我没打算娶其他女人”

“那你要爱上我”

孙然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女人,摸摸怀里林木的头,看向远方,轻柔的说:“好,等你长大,等阿木长大了,我就娶你”

林木嘴角一笑:“我爸妈作证,你不许反悔”

孙然有些紧张又难为情的看着墓碑上两张笑脸,没说话,转身的那一刹嘴角泛起了笑,后面的林木紧跟着他,人有些害羞,不敢靠太近,孙然回身的时候就看到了她那副窘态,似乎将她心里的想法看穿了似的,伸出手,林木嘴角笑开花迅速抓紧他伸出的手,十指相扣的往山下走去。

18年了,他身边的小姑娘长大了。

5年了,她终于可以与他十指相扣了,再也没有顾虑了。

“我不想回英国”

“不行,必须要完成学业才能回来”

“可是我没信心”

“什么没信?”孙然好奇的看着他

“没信心继续喜欢你,有一个法国的同学一直在追我,我怕自己会被沦陷”

孙然低着头走路,没说话。

“他长得很帅,老爸好像还有几个庄园什么的,好像很有钱,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妈妈的,硬说他爸爸是我妈妈法国的好朋友,天天换着花围堵我…”

还没等她说完,孙然就打断了她:“好,我知道了,那我陪你去英国,你看行吗?”他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她脸上得逞的笑,狡猾玩小心机的样子和她妈如出一辙。

“那我们到时候再养条狗好不好?我喜欢秋田犬”

“好”

“那叫木头好不好?”

孙然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和你妈一个品味?你爸妈的狗就叫木头。”

“真的?那我们的也要叫木头”

你一言我一语,十指相扣的往山下走去,就像两个热恋中的男女,有聊不完的话题。迎面而来的一男一女盯着一路欢声笑语的他们,孙然看到对面过来的王苏瑞和林夫人,轻轻点头,继续往前走,旁边的林木看到王苏瑞,惊讶又开心:“王叔叔,你回来啦?”

“对啊,木木,回来看看你爸妈”,旁边的老太太一直盯着眼前的林木,林木似乎没怎么注意她,只是礼貌的微微点头示意。

“你们认识?”孙然看向林木

“王叔叔每年都去学校看我几次,他说是我爸爸的好朋友”

孙然看了旁边林母一眼,又看向王苏瑞:“先走了”说完拉着林木往下走去。

“王叔叔,再见”林木回头挥手

“深儿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林夫人一直看着远去的林木。

“林妈,孙然把她照顾得很好,别担心。”

林母叹了口气:“陈木到死都没有原谅我啊,到死都没有原谅我啊,我们林家的孙女既然给一个外人养在身边”

“林妈,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因为阿深,陈木已经做了最大的宽容了,有些伤害对于被伤害的人来说,能宽容就是最大的限度了,如果要原谅,那就真有些为难了”

“是啊,伤害越深,就越痛苦,那么深的痛苦,又怎能是轻易能原谅的呢?是我过分啦”,两人往山上走去。

回程的车上,林木喝着牛奶,抱着漫画,听着钢琴曲,快乐的不亦乐乎。

“怎么从没听你说过他每年去学校看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林木认真想了一下:“很久了,你那时候怎么可能有空管我啊,都忙着和小明星亲亲我我,我不想徒增你烦恼,所以就懒得说”

孙然有些生气:“胡说,都说是绯闻了,又不是真有的事儿,这么多年了,老揪着有意思吗?还有谁去看过你?”

“还有一个冯叔叔,说是我妈妈的朋友,他好像很厉害诶,是无国界医生,好伟大啊!人也长得帅,”林木满脸崇拜的样子。“对了,刚刚那个老阿姨是谁啊,好像和王叔叔很亲的样子,和我爸妈也认识吗?”

孙然给了一个白眼:“你不该姓林,应该姓八,也不该叫林木,干脆叫八卦得了”

“那你以后就叫吧,我没意见”,气得孙然想吐血。

“明天我们就回英国”

“为什么,我的假期还没结束啊”

“因为要过去给你换学校”

“啊~,为什么,我不要,我不换,我不换……”

高速路上,一路都是林木的嘶吼,而孙然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打定了换学校的主意。

爱和善良似乎是这个世界上最治愈心灵的良药,因为爱,有了光芒;因为善良,能让光芒万丈。愿我们无论在生活中遇见过什么,归来依然是少年。有些伤害,或许我们可以不原谅,但是一定要宽解,因为那是与自己的和解,只有和解了,才能被放下,放下了才能更好的轻装前行。愿我们生活中,永远不缺爱与温暖。

————安林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影后今天不官宣影后今天不官宣方香橙|现言五年前。 尼日维亚北部,一望无际的沙漠边境,恐怖组织ISS的老巢,关押着大量女孩的地下囚……
  • 勾勾手的幸福之星云之恋勾勾手的幸福之星云之恋花音小匠ss|现言勾勾手的约定,一生一世的爱恨纠缠。爱,让心不再孤独?
  • 我的五百万呢我的五百万呢沐鱼小柒|现言入职的第一天,高中不辞而别的同桌竟然成了自己的上司,更神奇的是,还要自己当他的女朋友?! 以自己这么正直纯良无害的人,怎么可能会答应他? 什么?是假的啊,还有钱赚,貌似也不错,那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可是为什么最后,我还是没有拿到我的500万! 保守估计每天一更,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 一宠独尊:腹黑娇妻买一送一一宠独尊:腹黑娇妻买一送一倾世辣妻|现言莫名其妙的怀孕,顾小懒以为没人比她更倒霉了,可是事实好像与想象的不太一样呀!某女撒娇的出声:“老公我想去夏威夷度假!”某男头也不抬的出声:“可以!”某女唇角扬起笑意:“老公我想吃苹果!”某男瞬间拿起苹果:“我帮你削皮!”某女嘟起红唇:“老公,我想骂她贱人!”某男眸子一冷:“乖,你想怎么都可以!”某女摇身一变,嘴角勾起一抹狡黠:“老公我想离婚!”某男温柔伸手摸了摸女人的头发:“乖,可......你再一遍?”某宝可爱一笑:“爹地,妈咪说她要离婚!”
  • 清柠之恋清柠之恋夏暗夜|现言她原本生活在雪国,却因为好奇而踏入了穿越门,来到了人类的世界,她的记忆遗失,两个男人为找到她不惜一切代价……
  • tfboys之绝恋tfboys之绝恋柚夏夕凉|现言他,一个有着虎牙的大哥大。他,一个呆萌可爱的暖心少年。他,一个时高冷时逗比的梨涡少年。她,一个高冷冷静的大姐大。她,一个和王源一样的吃货女孩。她,,一个阳光开朗的美丽少女。从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开始,虽然经历了许多的艰难坎坷,有许多的悲欢离合,但是,真正相爱的人不会轻易放弃的。。四叶草来看看夕颜(作者,我)的文文哦哦。。嘻嘻!
  • 总裁大人你老婆来了总裁大人你老婆来了奎花|现言看起来妩媚性感靠家世上位的小妖精; 看起来清纯优雅又勤奋的落难千金; 看起来见到美人挪不动道的深情霸道总裁; 看起来云淡风轻。。咳咳,却分分钟想弄死你的大妖孽 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自称重生的人?
  • 我的世界只缺你我的世界只缺你边小苗|现言冰冷的她喜欢上性格安静的她,阳光的他喜欢上有些腹黑的她。而那么花心的他却喜欢上性格冰冷的他
  • 养宠成妻:宝贝,又有喜了养宠成妻:宝贝,又有喜了阿狸鲁雅|现言"世界上最卑微的事情是什么?“好,我戴!”造人大计再次失败!世界上最爱一个男人的表现是什么?“好,我生!”那就生一个孩子吧!于是乎——“宝贝,我还想让你更爱我一点。”“不行!这已经是第三个孩子了!”“好好好,我戴!”结果过了一个月她看着两条杠的棒棒,满头黑线!“容凛!你给我解释怎么回事!”
  • 霸道总裁请放手霸道总裁请放手雪舞|现言遭遇算计,困境中她被他救起。一夜暧昧纠缠,平凡的生活轨迹从此与众不同。是万劫不复,还是宠爱如海?忽冷忽热的邪魅男人究竟要如何主宰她的沉浮?如果不爱,就请你放开!她面对狼性的他无力祈求。游戏,从来都由我掌控!他森冷无情的宣判。无限纠结的情感,无望中渺茫的希望,她是否应该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