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031章:秋之始(二)

“这个……其实我知道的不多,反正,你们很多高管都去了边野那里,商业上的吞并就是这样的。”

酒饱饭足之后,顾信南和苏爸在花园里散步,老男人手里夹着一个烟卷,少年却支棱着耳朵听他讲话。

苏爸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说什么重要的信息,无非是指出边野集团把原来顾家的高管都拉走了的事实。

或许苏爸这是在暗示,顾信南想,自己爸妈的死可能和边野有关。

可是,为什么没人发声呢?如果真的有猫腻,肯定会有人知道的吧?就不会剩他自己在这猜测了。

“等你进了这个商业帝国你就知道了,其实做生意一点都不简单。”苏爸以长辈的口气说道。

“嗯。”顾信南点头表示赞同。

“你股份的事想得怎么样了?现在还一心一意想捐钱么?”苏爸反问。

“不了,暂时不会这样。”顾信南笑了笑,算是迎合。

回家的路上,顾信南给自己原来的管家打了个电话,意思是让他把自己家公司原来董事会的那群人的联系方式发过来,后者说早就搜集好了。

“要那些人的联系方式做什么?”苏雨诺随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想了解一些东西。”顾信南笑得十分自然。

第二天,顾信南先挑了一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对方在忙,电话那头吵吵闹闹,应该正在上班。

“喂!哪位?”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顾信南!”

“顾……”

“你是XXX吧?”

“你有什么事吗?”

“有事想问你,你不会反感吧?”

“我现在正忙呢!没空和你聊天。”

话音刚落,男人就挂了电话。

人啊!尤其是社会上的,以工作联系在一起的,哪有什么感情啊?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交集罢了。

从前顾氏集团在的时候,顾信南去公司什么人都得给他脸,但现在他们家公司倒闭了,父母也没了,谁还会给他面子?

可以这么说,没了父母,顾信南在那群人眼里什么都不是。

接连又打了四个,有三个没接,接了的那个和第一个一样。

看来找他们问情况是不可能了,他们都在忙,根本没空搭理他。

既然这样行不通,那就只能另想办法,顾信南又给管家打了电话。

就这样,顾信南在下午又约管家见了一面,这一次的谈话比上次谈股份那次还正式的多,这次是问话。

“我爸妈怎么死的?”顾信南开口就问了这么一句。

“你不是……都知道么?”男人开口顿了一下,但还是把话说完了。

“我想知道有没有内情。”顾信南尽量让自己把话说的清楚。

“什么内情?”男人突然很疑惑,但表情变化不是很大。

“我爸妈的死真的是个意外么?”顾信南接着又问。

餐馆里人挺多的,服务员来来往往,四周的桌上都有人,顾信南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大不小,能让男人听清。

“两辆车一起滚下去,司机都死了,你觉得这不是意外么?”男人皱眉,眼神坚定的望着面前的少年。

“那肇事司机呢?”顾信南又问,这是他最想知道的。

“也摔下去了,两辆车……”男人的声音略微混浊。

“怎么你突然想问这个,你觉得他们的死不是意外?”男人也不拘谨了,从容的问了起来。

他刚才不想这么问,是怕顾信南情绪有波动,但现在看来没有,少年把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

“我爸妈一出车祸,这边公司立马就不行了,所有高管都跑到了边野,你觉得这正常么?”

顾信南的眼神有了变化,他刚才是很随意的眼神,现在突然变得很犀利,像一把锋利的匕首。

“其实,公司本来就……我听见先生和太太吵架来着……”男人小声说道。

“……”顾信南愣住了。

“他们经常在家吵架,你在上学,那次上高速是去临边的城市办事,公司的状况本来就不太好……”男人说着说着目光就混浊了,眼角也湿了。

这个男人可能是除了爸妈之外,顾信南最相信的男人了。

“好吧……”姑信南握紧了拳头。

“少爷,其实……”男人正要启齿再说些什么。

“不用再说了!”顾信南抬头,打断了男人的话。

回家的路上,顾信南难过了好久。

他突然想爸妈了,想自己从前的那个美好的家,想一家三口坐在一块吃饭的场景,可是,这些如今都不存在了。

回到家之后,顾信南把自己关在书房了好一会儿。

他就是想不明白,上天为何要让他经历这些。

父母双亡,外加失恋,顾信南把这两年的悲伤回忆了一遍。

悲伤一直在,回忆随时可以出来烦人,姑信南越想就越头疼。

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人生要这样大起大落。

现在一想,顾信南竟有些恨易思瑶,而越是恨,他就越想她。

当初为什么要分手呢?一股恨意袭上姑信南的心头。

人越是情绪不稳定,就越容易想起曾经让自己难过的片段。

此时此刻,姑信南陷入了悲伤之中,而且愈发难过。

二十岁,这不像是一个承受万千悲伤的年纪,这个年纪本该快乐,本该在校园里快乐的奔跑。

“怎么了你?”苏雨诺站在书房门外吭了一声。

“没事,在找灵感。”顾信南从椅子上起身,笑盈盈的去开门。

“找灵感把门锁的这么死啊?要不要我给你一点灵感?”苏雨诺说着坏笑了一下,拉着顾信南往客厅走。

“诺诺,我好难过。”顾信南突然抱住了面前的女孩。

“我这不是在这呢么?别难过了,乖哦乖哦!”女孩拍了拍男孩的后背。

“我就是心里好难受。”顾信南死死的抱住了女孩。

“我在这呢!我陪你难受!”女孩往后挺身,盯着男孩的眼睛说道。

“嗯,谢谢你!”姑信南盯着女孩的眼睛说道。。

爱情本来就是生活的糖,苏雨诺此刻想吻顾信南。

后者貌似也有这个想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那年夏天,我来过那年夏天,我来过残幽之翼|青春风起,满天飞舞的樱花,遍地的曼珠沙华。鲜红的血染红了地面上白色的雪花。谁能知道藏在天空深处的那个泪痕星的忧伤?那年夏天,开满了无数的雪樱花。花开花落总有时,花开,是好。花落,是好。无论花开花落,纪念着她们像雪樱花的爱情。唯美而漂亮、孤独而悲伤、只因为你是我的唯一…………
  • 萌动季节萌动季节培华520|青春大学校园,萌动的季节,萌动的男孩,萌动的女孩子,他们激越地生活在校园里,会发生什么呢?爱情,浪漫,创业,赚钱,生活,同居…………构成了现代大学生活的协奏曲。
  • 蜜恋1001次:腹黑男神小甜宠蜜恋1001次:腹黑男神小甜宠阑珊曈昽|青春他猛地搂住她,轻轻地吻上她的唇,温柔不羁,怕她挣脱,便小心翼翼地咬住。她的脸上布满红霞,不经意间两个舌头触碰在一起。缠缠绵绵似乎过了一世纪。“不,不要。”她白嫩的脸蛋已经殷红燃烧。“还记得十三年前樱花树下的约定么?”他的脸,邪魅,无瑕,“月月,答应过了就别想跑了。”“离我远点!”她丢下四个字,转身离开,不想刚迈出一步,就被他压在墙角。“月月,这一生一世,我只要你一人,你,只能是我的。”话音未落,又霸气地吻上去。
  • 薄荷微凉年少不知心薄荷微凉年少不知心颜紫轩.CS|青春我踏过的长街是你为我斩断所有的荆棘,我走过的河流是你偷偷藏在玻璃瓶的印记。躲着凉凉的雨像凉凉的你,偶尔捎来消息,将我整天灼热的思绪。抚平在夜里在黎明,融化我凝结的心,拥抱一阵微凉的风,心的空隙任你来去。我睁大了眼睛,找寻不到你,飘散的发留住了你,微笑的脸却来不及温习你的吻,回忆才是你唯一的痕迹。年少的我,不知你,不知你的心。年少以后,才明白,你所有守候。如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守候就是不计结果奉献的爱。
  • 转角壁咚:宝贝到我怀里来转角壁咚:宝贝到我怀里来八月夕阳|青春戚锦夏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可就因为高二的开学聚会而被一个大恶魔纠缠上,可不曾想那个讨厌鬼居然是位居莫斯顿高级贵族学院的NO.1校草,还是安氏集团的独子,数不胜数的人想要巴结他。“我的校草大人啊,我们可以不闹了吗!”戚锦夏看着安辰原拉着自己的小手走在前面,旁边则是个个富贵小姐带刀的目光,有可能现在安辰原不在,自己早被千刀万剐了吧!“闹?我安辰原可从来没和别人闹过,但是,你例外”安辰原不屑冷哼。“那我能不要这个例外吗?”“不能!”
  • TF三少一路走你们不孤单TF三少一路走你们不孤单郭陌小溪|青春女主与男主之间的故事俞演愈烈,一个欺骗使一切发生改变,掉入大海穿越,故事情节又将如何发展,敬请期待
  • 霸道魔王的专宠甜心霸道魔王的专宠甜心樱汐洛纱|青春自从十七年前的一面之缘,从此他们的生命再也离不开彼此。“你这个大魔王就知道欺负我!”“谁让你这么蠢,活该。”“你怎么长了张这么妖孽的脸,从小到大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无知少女啊!”“没办法,谁叫我这么天生丽质呢?”“我也就呵呵!”我的微博:樱汐洛纱,希望各位宝宝们关注哟!
  • 冷颜公主的黑色爱恋冷颜公主的黑色爱恋冷漠如冰|青春她,永远都是冷漠如冰的性格。她,永远还是活泼可爱的生活着。但两人内心永远有道划过的伤口。那就是仇恨。
  • 明天我会好好的明天我会好好的馨芸惜|青春“老公,我要吃冰糖葫芦。”大晚上的哪来的冰糖葫芦,可莫筱西就愿意折磨钟辰。“我去买。”“莫筱西,学会离家出走了?”钟辰戏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让莫筱西感到不好的预感于是不打自招。“我在英国。”听到钟辰电话那头即将登机的声音惊讶道:“你在机场?”“老婆带着孩子跑了,难道不追?”莫筱西看向自己隆起的小腹嘻嘻笑道:“我是来英国工作的。”“我知道,等我。”钟辰挂断电话,莫筱西也上了莫千烊的车,莫千烊调侃道:“钟辰又追来了?”莫筱西点点头,自从婚后,莫筱西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常要去许多国家,可每一次总是莫筱西前脚刚到,后脚钟辰就追上了。可能是因为之前在一起的时间失去了太多,所以更加珍惜现在吧……
  • 唯愿当歌对酒时唯愿当歌对酒时鎏公子|青春九曲瞧着那挥着汗水的酿酒某男,到底皱了眉头:“喂,说好的让一千人忘了前尘,你就带我得道升仙,时日快到了,我是不是得寻个好姿势,升仙的时候好看点儿?”瞧这小妖还如此猖狂,某大仙将手中的酒坛子一扔,干脆将她推倒在酒香肆虐的酒槽子间:“你不觉得,咱们在过两人世界挺好的吗?”啊呸!什么两人世界!明明一仙一妖,没一个是人的!——以下是正经文案:有缘之人,得以见浊酒屋。求得一壶忘却酒,不入相思不入尘。一壶酒,隔断前世与今生。往后的路,是你是我,缘起缘灭,再无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