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章 交谈

“我原想,过些年之后,等我们其中的一人继承栖都,你可以在栖都里避世,不用理会外面这些东西。你依旧可以留在你的小天地里,雕刻也好,游玩也好,都由着你。有栖都护着你,起码是安稳的。”

只是没有想到,封昔纭原来是打算走的。

“若在栖都里,我没法保障事事和你心意,但却能保障你是安全的。”

封一的话让封昔纭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昔纭,我只问你一句——如果你离开,能保障自己的安全吗?”

封昔纭在栖都的年轻一辈中战力出众,却也只在这两个范围里试过。万年之前的试炼,是在擂台和诸位长辈的注视下打出来的。

当时他靠的是傀儡,自己并未出手。

可若在外,谁会与他一招一式的对打。

封昔纭怔怔的。

封一看着他眼神飘摇,慢慢伸手握上了自己的手腕,封一不明所以,下一刻却骤然变了面色。

磅礴的力量划过他的经脉,只一瞬。

这一瞬,却能透露给封一太多的信息了。

封一的身影有些僵硬,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这一向只喜欢窝在自己室内的兄弟。许久后,封一微微垂下了眼睫:“看来,栖都的确是束缚了你的天地,你离开也是应当的。”

封一道:“昔纭,你说实话,这件事你已经计划了多久,从一向不喜热闹的你你出门结交朋友开始?从一向淡泊的你上台争夺五子之位开始?还是更早?或者说,连雕刻都是你做出来的样子,只是为了和我们减少接触……”

前面的所有问话,都没有最后一句来的让人痛心。封一常常看到封昔纭在雕刻时眼中的光芒,若是说他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他是不信的,但若只是为了远离他们,常年沉浸在雕刻室内却又有了合理解释。

封昔纭没有回答,静静的立在那里。

像是一种默认。

眼神却是温和的。

封昔纭离开并不只是任性,只是里面有些弯弯绕绕不便于对封一说。

封昔纭笑,最终还是无声无息的退后一步,微微偏头:“你就当我胸无大志,一心只想追求心中的象牙塔吧。”

封昔纭性情算得上温和,却也对大多数的事情并不关心,唯有谈及这方面,他的眼中才会盈起温柔的光亮。

星星点点,隔着一段距离都能感觉到他由衷的愉悦。

这却是封一曾经有过的,后来又失去了的最珍贵的东西。

封一怔怔的看着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化为叹息。

封昔纭可以大胆而直白的表达他的喜欢,封一不可以。

封一叹息道:“你有你想走的道路,这很好。至于目的,愿不愿意对我说,都是你的权利。至于两位尊主那边,我尽力帮你隐瞒。只是昔纭,要是有一要是有一天你倦了,随时回来,栖都等着你。”

封一的语气太过真诚,封昔纭的喉结上下滚动,好一会儿。

他愿去找凤娑尊主,怕会直接被驱逐。便找上了封一,将这件事的后果不负责任的推给了兄长。

若被允许,便可以得到帮助,悄无声息的离开,按照自己之前营造的喜爱游玩的样子,或许在很久以后才会被发现,那时候在在在茫茫人海中寻一个他太难了;若遭拒绝,他也可以在封一这里求情,假装什么都未曾发生。

卑劣。

他在心中这样形容自己。

他做出这个选择之前,是不吝于把最坏的结果全考虑在自己身上的。

栖都不遗余力培养出一个五子,在此刻,他却任性且无耻的的不愿意参与到栖都未来中去。

失职。

再严重一点儿,他这甚至可以说是明目张胆的背叛。

封重都明白,尤其在他对封一暴露出自己修为的秘密后确依旧如常,放任他离去,而不是强行扣下为栖都增加战力。封一站在一位兄长的角度给予了他他能给的最大肯定与包容,甚至在知晓这件事之后依旧留给他一条退路。

他难以形容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像是在最湿润香甜的风里狠狠吸了一大口,把它们糅进自己的身体里,流淌贯满四肢百骸。

“哦,”封昔纭转过头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有一点不是。”

他说:“我是真的喜欢雕刻。”

在封昔纭同封一相谈的时间里,另一侧的两人的交谈也在继续。

“怎么样?”万离泷懒洋洋的笑了下,心中已经笃定封重会接下她刚刚提出的条件。

封重咬了下牙,抬头问万离泷:“你只要藏书阁里关于拂衣居历史的那段拓文吗?”

万离泷笑了下,手指落在桌面上,蘸着酒业在已经几乎干涸的痕迹边上又写下几个字,偏着头问封重:“如何?一段拓印,换取救整个灵族于水火的可能,你不亏。”

封重的眉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舒展。

在他们之前短时间的冷场后,万离泷又向他抛出了新的橄榄枝。

这件事里爆炸性的信息让封重无比震惊,若非宴会正在进行,他已经第一时间将这条信息交给凤娑与桑衣。

大概是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封重用力按了按自己的眉心,留下一个红印。

“藏书阁是栖都对外的禁区,藏匿着不可计数的珍贵财富,我在栖都的地位虽高,却也不是处处皆可去的——被符文层层保护起来的界中界,是由泣鬼尊主设下的,我没有把握在不惊动尊主的情况下进入。”

万离泷看起来并不担心,解下了自己的一个配饰,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珠子放在桌面上。

封重有些震惊,看了看万离泷。

这东西他认得。

融界珠。这是一种极其难得的消耗品,可以无视一切结界阵法,只是一枚这样的珠子几乎需要一个小型种族以覆灭的代价来凝结破力。

万离泷就这样把这样一件珍贵又残忍的东西随身携带,并在此刻转交给了他。

封重安静了一下,然后迅速做出决定把珠子收起来,打算寻个机会去禁区带出万离泷想要的那段历史。

不管万离泷要那样一段看起来无关痛痒的东西做什么,至少现在临近的危机更加让人焦心。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落魄千金的逆袭之路落魄千金的逆袭之路路痴的猫君|幻情落魄的将军府千金?不,她是女主,带着金手指的女主。谁说学渣就不可以逆袭,就算没上过学你们这些高材生同样不是我的对手。谁说异能量种类多就不能修炼成绝世高手,姐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女主。什么?你说男主?作者表示她还没确定,你要是有心动的男主人选就说好了,说不定作者真的听你说的,定了一个你喜欢的男主。作者是亲妈,不过提前说好,要是成绩不好的话,窝不能保证不会放弃,毕竟梦想是一回事,吃饭又是另一回事对吧。职业作家更需要吃饭啊!
  • 焚苼阁焚苼阁行云且贤|幻情传说,世间有焚苼阁,可以魂飞魄散为代价换得一个条件,此为君子契约。一旦签定,不容违约。 一纸契约,却看尽这天下,世态炎凉、人心险恶。天道轮回,因果往复,前世行善者,今生未必不作恶。 是抵御外敌亦或是不作为,是追寻真爱亦或是出卖至亲? 当人间一切命数早为神女定下之际,其间运数却是人心选择所得。 是非中有是,是非中有非,诸天下子民又何如何抉择,归往何处?
  • 八月慌八月慌x小浅|幻情一个少女被恋人所害变成了鬼,被狐族收养,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找到恋人并且报仇,她每天守候在自己死亡的地方,二十一世纪,她找到了自己等了将近六百年的人……
  • 杀手女皇在异世杀手女皇在异世血颜墨月|幻情寒月零,第一杀手,黑白道人人惧怕敬畏的毒手圣医。却因盗取博物馆里的一朵彼岸花而穿越异世,成为了一个身中十多中剧毒还被抛弃的刚出生的婴儿,且看她如何笑傲异世,收获友情和爱情吧!
  • 幻想大陆:绝色女帝幻想大陆:绝色女帝梦落寒|幻情是女人又如何,在这个幻想的大陆上,女人照样可以成为最强者。十年苦修,被挚爱做抛弃,师父为了就自己而惨死,家人也横遭不幸。天不容我,我便逆天。
  • 相女倾国腹黑王爷乖乖宠相女倾国腹黑王爷乖乖宠寅玥|幻情她是杀手,本因冷血无情,却在死后偶然穿越,遇到了命中的那个他她为爱而入魔,她,愿用神魔之精血来就他她就是——殇璃茉豪迈的一句“生是凌云妻,死是凌云魂!!以神魔之精血与凌云签订永世契约”入魔?依旧是王王者的风范岂是尔等可以膜拜的?
  • 千世成佛千世成佛我爱吹口哨|幻情一场囫囵之梦,哪怕造的再真实,也不过黄粱一场。篡改性别,远离神佛,遁入平庸之躯,但愿蒙昧可欺。可终究轮回往返,命运缠身。吾不信命但也有了信的理由。
  • 这个小妞有点拽这个小妞有点拽古怪静静|幻情这是一部轻松幽默穿越文。女主魂穿异世,奇遇不断,与男主执手江湖的故事。某男:青青,我跟着你混好不好。某女:滚,太妖孽的小弟我不要。某男:青青,娶我可好?某女:可以呀,只要你变成女的就可以(坏笑...)。
  • 柒晨雪,今夕何夕柒晨雪,今夕何夕梦翊兮|幻情生于天地间的凤凰昭染,在一次神魔大战中不慎落入敌人的圈套,使自己陷入沉睡当中,好友天帝不忍自己旧日好友就此沉睡,便将昭染的灵魂送入轮回道,故事,由此开始。凤凰,生于天地之间,不生不老,不死不灭“世界上本无沙漠,当我想你一次,便落下一粒沙,於是成了萨哈拉沙漠”“你一定要开心,不然我会难过的”
  • 快穿系统之妖帝太腹黑快穿系统之妖帝太腹黑祺小兔|幻情林茉浅因为一个意外,绑定了一个逆天系统,穿梭万千位面。 末世位面,桃夭见证了自家宿主如何手撕丧尸 古代位面,桃夭见证了自家宿主如何一步步登上帝位,美男如云。 ………… 经历过一个个位面,桃夭见证了自己宿主的毒舌如何让一个人毫无反驳之力,杀人如云。 林茉浅:“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