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莫成仙

作者:万古洪荒
人气(18)评论(0)字数(1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仙,无数人的追求,追求了一生,到头来也只是虚妄。为何要成仙?是为了长生不老?还是为了至高无上的力量?错,全错,这里,有最完美的解释——天降大劫,乱世将起,群雄林立,豪杰并起,血魔当道,欲存?唯成仙矣!!一颗守护之心,持剑,踏遍天地,寻族人,觅父母,情谊大过天!!我之守护!天难灭!地难葬!万法不侵!我之逆鳞,触之必死!碰上修罗手下,遇见麒麟当小弟,操控时空,穿越平衡仙界,斩龙,灭魔,起起落落,成就不凡道途。且看一代传奇如何走上至尊仙王之路!!!!(新人洪荒报道,耐心等待,50天后洪荒爆发,目前洪荒备战中考,对不起大家,更新较慢,或者暂时不更,请理解)

最新章节

第68章 罗洪刚vs风清扬(2019-09-29 02:53:50)

同类热门
  • 不一样的自然不一样的自然风起一夏|仙侠不一样的自然,不一样的玄幻。一场命案,暴露出主角的神秘能力,平淡的生活就此被打破,奇幻的树妖,神秘的东南亚修行者,阴森的凶灵,传说中的四大道派一一登场,且看性格平淡的主角如何游离在一个个仇恨的漩涡之中,凭借着自己对于自然的领悟,一步步走向所有谜团的中心!本书大纲完整,更新有保证,请放心阅读。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我乃佛尊我乃佛尊瘦人一个|仙侠弼界修罗祖因佛陀旨意,前往婴生界寻找佛果,无奈大道不同,无法轮回。转生为孟家旁路子弟,不料孟家大祸,被追杀差点身亡......
  • 造化仙宗系统造化仙宗系统能翻天的娃|仙侠五个在地球上生活的少年在修仙世界创立无敌宗门的故事。萧云天问:二弟有人又来挑衅了。肿么办?萧云天说:三弟快用你的我的世界系统附魔武器吧!萧云天叫:四弟,为什么你的系统可以炼丹炼器制符还可以布阵啊!萧云天叫到:五弟快点用你的资源系统把废丹废符练器失败品转化成宝丹宝符宝器吧!
  • 远古修真者在现代远古修真者在现代重水|仙侠他们曾经是远古时代一群法力无边的神,他们也有战乱纷争,他们以拯救天地劫难为己任,因为“天心”和“天魔之心”的缘故,他们穿越了过去未来和异世空间,他们和今天的人间僵尸之间产生了穿越时空的爱情,他们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找不到工作,远古的神,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的身边,时时都在发生着许多穿越的事,只是,我们都未曾发觉,面对使命与离奇的爱情,远古之神又将如何抉择?
  • 洪荒碎界洪荒碎界点根小熊猫|仙侠读者:你写的什么玩意,我怎么看不出来一点洪荒的东西老妖:不好意思,这书名就是吸引眼球来的读者:你为什么做悲剧的两K党老妖:呜呜……以前是写五百字作文的,现在突然两千字,鸭梨好大读着:你的怎么是两个猪脚老妖:本来我以为我很强悍,打算同时写九人,现在发现我错了,我改读者:为什么你的收藏那么少老妖:忘了把我的照片放上去读着:你现在最想说点什么老妖:……新人求一切了,收藏,推荐,点击也马马虎虎。
  • 黑白游之剑世界黑白游之剑世界浪子小寿|仙侠在大陆上,不同的人对我有不同的称呼,有人喊我小黑,有人喊我丑八怪,坏人,死人头,淫贼,怪人,遗弃者,废物,渣渣,垃圾......对不同的人我也会有不同的称呼,有人我喊她玲玲,玲依,依玲,依依,大小姐,小屁孩,男人婆,小公主,大姐大.....那么,我究竟是谁?我又认识了怎样的一些人?
  • 燃苍记燃苍记黑旗军团|仙侠一时贪祸起萧墙,小孤儿落入蛇腹,凌云宗易主,采花魔显现,是魔教蠢蠢欲动,还是另有他因。看一个被蟒蛇养大的孤儿,如何找回自己的身世,如何报的血海深仇,看异火如何燃尽天下苍穹
  • 最牛中间商最牛中间商人称强哥|仙侠无商不奸无奸不商,商人逐利,不论你满天神佛还是妖魔鬼怪,厮杀的根源皆为利……既然为力利益,我不管谁管? 我叫林萧生,我是中间商,我不赚差价! 群号:(1274953)有喜欢的可以入群
  • 长生执念长生执念梦醒人生过半|仙侠世人皆想长生,可长生真的好吗?叶长生不知道,他是一个纨绔王爷身边的亲卫,因为长生的执念修炼成仙界的仙民,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可是当叶长生真正长生时他才发现自己失去了许多,亲情友情甚至爱情。“既然老天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这辈子我不为长生只为守护心中那抹柔情。”
  • 琉璃之劫琉璃之劫陌夕兮|仙侠琉璃劫,琉璃劫,琉璃之心,以心作劫。她是一只卑微的花妖,他是一位高贵的上神。神与妖,戏剧化的相遇,是一念成劫,还是一面成结?她费尽三生,望得他所爱,努力千万年,却始终不过一个悲剧的散场。次次命运回转,难道就只有师徒这一条道路,能将他们栓在一起么?可是,师徒又怎样?爱,又怎会如此肤浅?又何必在意世俗的眼光?她眼中的他,神圣而不可侵犯,那么的高高在上,让人不忍亵渎。可他,终究也是俗人一个。什么道德伦理,什么天下为重,皆不过是一个逃避的借口。爱上自己的徒儿,是错。爱上自己的师傅,是错。他不敢言,是懦弱。她努力追求,是执念。究竟是爱,还是那执着了几万年的念想,到最后却是她自己也茫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