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安乐浅浅陌上桑

作者:细品寒
人气(5)评论(0)字数(1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玲珑镇酒馆哪家强?镇西巷口常记家。

常记酒馆的小掌柜常安乐。

做得了一手好面点,断得了无数糟心案。可偏逢这悲催的相亲生涯尽出幺蛾子。

常老爹:“闺女,你表个态,今年到底还能不能嫁出去?”

常安乐:“爹,我尽量。”

荀捕头:“常姑娘,这俗话说得好,不想当捕快的掌柜不是好厨子,你愿不愿意效力衙门,立威百姓,成为一姐?”

常安乐:“不愿意。”

秦云陌:“我想许你一生平安喜乐,可否伴我身边,看我登上极峰之巅,君临天下?”

常安乐:“我只想了却一身掠影浮华,偏于市井一隅,蒸着包子,与良人话家常。”

最新章节

第53章 他们究竟有多大的仇(2020-02-06 16:15:12)

同类热门
  • 腹黑萌宝全能娘亲腹黑萌宝全能娘亲适贰|古言活了五百多年的老妖怪,本来是要去未来,莫名其妙来到这麽个历史都没有的朝代。 什么?回不去了? 那就待着好了; 什么?怀孕了? 那就生啊。 什么?你说你是孩子爹? 哦,宝贝叫爹。 什么?我跟你讲不要得寸进尺啊,让宝贝喊你一声爹就算了,为什么我要喊相公? 每天凌晨十二点之后更新 小萌新一枚,笔触略显稚嫩还请各位多多包涵,所以即使受到批评也会努力改进,但是绝对不会弃文!不会烂尾!我希望这不是口水文,而是可以把我认为的一些事情通过这样的形式表达出来!
  • 殿下我只是婢殿下我只是婢穆元元|古言苏云裳自十四岁便入了太子府,做太子萧御陌的贴身宫女。 那年,萧御陌问云裳,“裳儿,待我年纪到时,我娶你可好?” 云裳赶紧跪下,“殿下,您说笑了,奴婢是服侍您的。待您到年龄时,皇上会为您张罗亲事的,那些都是大家千金,比奴婢好得多呢。” “呵,无趣,退下吧。” 一年后,他也到了适婚的年纪,皇上也开始为他张罗亲事,准备赐婚,一幅幅女子的画像被送入府中。 “裳儿,还没想好吗?当我的太子妃吧。” 原名:素衣不识青龙愁:殿下,我只是婢 (书名不给+冒号和逗号就省掉惹) “殿下,奴婢还想再服侍您几年呢。” 萧御陌不再多言,随意挑选了一幅画像给裳儿。 — 不过几年,云裳也到了适婚的年纪。 “裳儿,这是最后一次了,本王娶你为妃吧。” 云裳笑了,“太子殿下,我只是婢。” 可终究逃不过皇上的赐婚。 — “萧御陌,你夫人欺负我!她让我爬在地上学狗叫!”苏云裳风风火火的跑来了正殿。 萧御瞬间大怒,“来人,废除太子妃!永远关地牢!封漾妃,为新的太子妃!
  • 宦官大人:这个毒妻有点冷宦官大人:这个毒妻有点冷唐三小姐|古言洛君鸾前世信错了人,庶妹阴毒,姨娘狠辣,害得她一世不安宁。等她踏着地狱烈火重生,风云幻变,斗姨娘,惩庶妹,治渣男,一切从头再来。然而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媳妇,孩子在踢我!”“姬千洛,你给我正常点!”
  • 公主是我公主是我贾玥|古言作为一个实力得宠的长公主,拥有俊朗系皇帝弟弟实力保护外加外表甜美系弟弟的仰望,每天看着这两个弟弟喂自己狗粮毅然决定男人还是不适合自己啊~还是找个妹子吧。
  • 医入江湖医入江湖玉青颜|古言神医莫家独女,为报灭门家仇下山寻找真相,却是一步步走入陷阱。 从不知会有那么一个人,让她明知是陷阱,却心甘情愿为他一闯。
  • 帝京风云帝京风云顾堇安|古言她本明珠,奈何遗落沧海,几经辗转,却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是宿命,又或是命宿,顾长安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迷茫的,他不懂得到底什么是真,什么叫是假。世人都言:凰女长安,有悲天悯人之心,安邦治国之谋略,却不知道藏在那双翦水般的眸子背后,是何等的淡漠。她也是这样认为的,世间一切,无不可利用之物,所有的一切,都是条件,所以当她站在权利的最顶端的时候,仿佛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却不知为何,过往一切不经意间在脑海中回映,心里,好像有那么一丝钝痛呢。原来自己也会感到痛。容景笙,你到底还是没有输。
  • 醍醐梦醍醐梦秋李子|古言后宫之中,无往而不利的,并不是出身、美貌,甚至不是生了儿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御君绝御君绝孤耳|古言虽写的不好,但还是开了第二本书。夏凌儿认定的男人,花心行,不着调行,妻妾成群行,沾花惹草行,忽视她,那是万万不行,且看傲娇公主如何御君有方......故事还在继续......,小透一下,公主意外怀孕了,对于这个小麻烦包是留还是不留呢?无疑不是在失宠与得宠之间做选择!
  • 太子妃不可欺太子妃不可欺满满的温暖爱|古言“什么,司徒景妍成了太子妃?”他们口中的司徒景妍,不仅善良,聪慧,还敢恨敢爱,由于机缘巧合认识了云国大皇子云昊,便就深深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决定,无论千山万水也要把他找出来。途中惊险重重,身受剧毒,她是否逃脱一劫?面对冷若冰霜的太子,她又能否感动他冰冻的心,尝试去接受她,爱她。(这是个女追男的故事,阴谋和真相也逐渐浮现!)
  • 心殇情毁心殇情毁步摇踏雪|古言由于父辈们的情义,安雅和林泽宇从小定下娃娃姻亲。十岁的她遇到十五岁的他。她认定了他,他却无心于她。一夜夫妻后,是四年漫长的等待,漫长到安雅快要忘记林泽宇时,他回来了,带着他心爱的女子和孩子。安雅迷茫了!她要何去何从?她孩子的未来又在哪里?走!她不甘心。留!伤人伤己。看一个封建社会的古代女子,如何挣扎在早已扭曲的婚姻牢笼。故事虽然老套,但爱不老,情不灭的故事一代一代总也讲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