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折扇美人笑

作者:清风晚星
人气(6)评论(0)字数(12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十七岁的顾暖月手执一把折扇,本想进京为娘亲报了仇后,便可以同大哥过上逍遥自在的日子,但是世事难料,不想却遇到了少年成名的郡王。

郡王“暖月小姐,你可愿嫁与我为妻”

顾暖月“好,合作愉快”

顾暖月“君离,让我离开吧”

郡王“暖暖,我做不到”

粉嘟嘟的女孩“娘亲,你可认识那个叔叔,他给我和哥哥说你们相识”

顾暖月“不认识,也许是不记得了”

最新章节

第72章 兄长将归(2020-04-30 11:25:39)

同类热门
  • 别梦悠悠是前朝别梦悠悠是前朝我是小株|古言春秋末年,晋国王室衰微,智、赵、韩、魏四个卿大夫专权。前455年,由于赵氏不肯割让土地给居心不良的智伯瑶,于是智愤然联合韩、魏讨伐赵氏。但是三家围困其都城晋阳两年,依旧久攻不下。本文就是从这里开始,拉开历史厚重的帷幕。没有穿越,也不准备改变历史。历史依旧是历史,只是多了无数个详尽的故事,于是便成了架空。多乱的时代总是沉重,但在洪荒世纪中也只是淡淡的一笔!本文从一个小人物的视角揭开历史舞台的宏大布景,于冷血中见忠诚,于诙谐中见真情。旧笛早已化为腐朽,历史亦早被黄沙掩埋,只有在一处寂寂的阴暗角落还冰封着前朝的只言片语。请小心翻开这沉寂的一页,捂在手心感受它曾经的暖。暮然回首,已是两千年的流年。
  • 邪王毒妃:神医废材二小姐邪王毒妃:神医废材二小姐晨雨寒|古言她,夜凌晨静,前世是幻云宗宗主贺兰染墨的爱徒,她爱上了宗里的大师兄慕容楠熙,但她没想到的是,她一直很信任的人竟然是为了宗主之位而接近她,他与她的二师妹蓝烟翎勾搭成奸,于是她含冤死去,一朝穿越到了寒燕国废材二小姐身上,她决定,为这具身体的主人复仇,把一切都夺回来,并回到幻云宗手刃慕容楠熙。他,轩辕暗夜,寒燕国的三王爷,冷血无情,却因为夜凌晨静的独特,而喜欢上了她,所以他倾尽一生来讨她的欢心。。。。。。
  • 西城桃红西城桃红清微宁安|古言她,背负着荣耀与期望,周旋于两股冰火交融的旋流,家与国的较量,终究还是敌不过一地苍凉。他,史上最特别的王爷,拼命逃离权利漩涡,却挡不住汹涌而来的命运对决。他,名动天下的鬼才医圣,慈悲与凉薄的矛盾交织,善与恶的交锋,一生所求,是为浮华还是执念。
  • 绝世医妃倾天下绝世医妃倾天下陌上彼岸开|古言从小被培养成无心的杀手与医者,在两个极端的身份下穿越成莫府的废物嫡女,她代替“她”,替“她”复仇,但,这个满脸笑意的男人是个什么意思啊?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嗜血杀戮呢?你这么看着我,即使我是面瘫也瘫不下去了好吧?!
  • 乱世情缘之桃花酿乱世情缘之桃花酿西枣|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平凡小女生,一朝穿越成了邶国将军之女。时逢乱世,三国争霸,战乱不休;父母失踪,身世成迷,暗潮涌动。美男云集的邶国皇宫,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桃花树下一世的许诺,是否只是年少轻狂的玩笑?十年风雨,再相见时,故人是否安好?乱世战场,只剑单骑,且看她如何翻云覆雨,倾负天下。
  • 今宵明月今宵明月易长安.QD|古言那年她5岁,他18岁,他牵着她的手看海,她说,哥哥,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你。他说好,我等着,却从此消失不见。12年后的少女,再次踏上寻找的旅程,却在旅程中遇上傲娇、腹黑的少年郎。。。。。。
  • 绝代萧将绝代萧将简融|古言出身将门,父母感情好,奶奶和蔼可亲,上头还有个哥哥,作为女孩子的萧然本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可是,父亲受伤,母亲柔弱,祖母年迈,家里唯一能撑场子的大哥却是个舞文弄墨的书生郎 她能怎么办,撸起袖子干呗。
  • 风华绝代:巫师的眷恋风华绝代:巫师的眷恋枏子|古言淳子说,“有一种精神叫做恬不知耻,有一种境界叫皮厚如墙!”莫然说,“这辈子是被鬼神附体才看上这么一个女人”淳子拍了拍莫然的头,语重心长的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姐姐下辈子还是你的!”莫然果断默了,他表示自己圆满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她说她把什么都扔了她说她把什么都扔了爱吃的小桔子|古言她重生后第一件事就是杀了这小白眼狼,她在心里暗自发誓,不成功便成仁!不曾想竟有些困难,后来。。。。事情怎么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呢?小白眼狼盯着她一筹莫展的样子:“娘子,你在想什么?”啊!她明明是想要杀他的怎么糊里糊涂的成了娘子?
  • 拒嫁弃女拒嫁弃女珠玉潜水|古言她目光平静的望着他,声音却有些发颤:“你说的心悦我,就是让我做你的小妾吗?” “侧妃不是妾。”他拧着眉头,似是有些不耐烦。 “你走吧。”她仰起头,双手覆在脸上,眼泪无声的从眼角没入鬓发之中,再不想问任何话,心底的绝望寸寸蔓延。 他坐在轮椅上,看着她被簇拥着端坐马背之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问道:“你不回上幽城了吗?王爷还在寻你。” 她迎着江边的风回望,披散肩头的长发被风吹起,飘散在颊边,淡然而笑:“回去做什么,当人家的小妾吗?本姑娘没有当小三的爱好。” 高大英俊的中年男人站在她的面前,眼神期待而忐忑的看着她。 “爹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嫣红的嘴里吐出的嘲讽话语,如同利箭一般刺入男人的心口,让他挺拔的身躯有些佝偻,眼里希翼的光暗淡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