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疫情下的全国最大二手车市场:成交量暴跌 约2成商户出局

中国新闻周刊2020-07-04 12:18:440阅

疫情下的全国最大二手车市场:成交量暴跌,约两成商户出局

中国新闻周刊公众号

只希望能先活下去

最好的结果是下半年能把上半年的损失摊平

北京花乡二手车市场,中国最大的二手车交易市场,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花乡桥西北侧,常驻二手车商户超过500家。从2012年起开始蝉联“中国二手车交易市场百强排行榜”之首,交易量与交易额均居全国第一。

这一系列名号体现在现实中,就是如下热闹情景:每当驾车驶过市场周边,总有人上前拍拍车窗,大声询问:“这车卖不?”如果车主答曰不卖,来人便会迅速在后视镜处插上一张名片,然后大步走开,前往下一辆车。

6月中旬,新发地疫情暴发后,直线距离不足3公里的花乡二手车市场也遭到波及,这些收车人一瞬间都不见了踪影。入口处只剩零星几个保安,见到有车驶近,便例行询问:“来干嘛的?” 听明来意后,一边伸手往外掏停车票,一边不耐烦地嘀咕:“都高风险了还来看车,真是闲的”。

“卖一台亏两万”

1月末到3月中,受到疫情影响,整个花乡二手车市场都不开门,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车出不来,车市直接停摆。市场统一给商户们减免了两个月租金。3月中旬后,市场终于开放,却启用了预约系统,还对人员进行了限流,顾客寥寥。

春节前,也就是新冠疫情暴发之前,林杨收进了14台车。每年春节后,都是二手车交易的旺季,他打算趁这个时节赚上一笔。

但疫情一来,这些车全滞销了。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4月,市场缓慢复原后,林杨选择把这些车迅速折价处理掉。最后算下来,平均一台车卖亏了两万。“那也没办法,拖到下半年,只会亏得更多”。

二手车是一个重速度的生意。虽然买二手车讲究很多,但一般来说,同样的价格水平上,客户最关心的始终还是两个指标:年份和公里数。越老、越经典的款式,进一步贬值的空间就越小,比如2010年出头,甚至更早的悍马、牧马人、陆地巡洋舰等,经得起放,可以等等再脱手;2018年后出厂的准新车则贬值飞快,如奔驰、宝马、保时捷等品牌旗下高端轿跑,倘若砸在手里,一个月就能跌去数千,甚至上万,损失通常是卖家无法接受的。

林杨经手的车以福特F-150、奔驰威霆等经典款为主,均价在20万-40万之间,资金周转压力相对较小,但也担着巨大的贬值风险。“半年时间不短了。你想想,7年的车和8年的车,价格能一样么?”

亏损是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为了“把窟窿填回来”,5月,市场短暂好转,一些车商买入了更多车辆,为此甚至不惜举债,打算通过走量来扭转亏势。但林杨觉得“不稳”,想再等等看。这个选择很快被证明是明智的。

6月,新发地疫情暴发后,花乡一度被列为全北京唯一的高风险地区,市场再度陷入沉寂。没人来看车,车商只好来回刷洗车身上的浮灰打发时间。有老板干脆做起了饮料生意,售卖泡沫箱里的冰镇矿泉水和可乐——顾客却基本都是隔壁的同行。

冷清的花乡二手车市场入口。图/石若萧

“今年花乡里头大概五分之一的车商退了租,还有的卖盒饭去了”,一家车辆金融公司销售主管杜豪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没办法的,利息、租金、整备费,每天一睁眼都是钱,实在倒腾不开,只能走人”。

对于车商,即使一辆车平价买进卖出,算下来也是亏钱的:花乡市场的租金按车位算,单个车位均价一年两万。一家最小的门脸,也通常会配有至少十个车位,一年支出便是20万。

除此之外,还有指标费用。北京车辆的过户都涉及指标变更。车商收进十辆车,就需要十个指标来挂靠。指标不够的时候,只能去同行处临时租借。这又是一笔钱。

因此,这是一个极度考验眼力和现金流的行业。花乡车市资深从业者老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这一行,周转的极限是三个月。收来的车超过三个月卖不掉,就得“反思自己对市场的判断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敢踏入这一行的都是老手,车商们普遍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除了要掌握验漆面,挑暗病,辨别事故车、泡水车等基本技能,他们往往还能一眼看出前来看车的顾客懂不懂行、预算多少,是囊中羞涩又好面子的刚需,还是“换着玩”的富二代——但这些长年积累的宝贵经验,在突如其来的天灾面前,显得有些无力了。

“至少降了50%”

疫情最凶猛的时日,为了规避公共交通过程中的人员接触,网上盛行起一种论调: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一辆车。有专家信心满满地预测,疫情期间,消费者收入下降,买车会更倾向于价格较低的二手。所以疫情过后,二手车市场必定会迎来一波爆发。

对这种论调,从业者们却并不抱什么指望。“收入比车价降得更厉害,买不起的一样还买不起,贷款都不一定给他批。”杜豪说。

杜豪跟花乡的车商们合作紧密。二手车贷风险较高,手续复杂,愿意参与这一市场的银行并不多,除非有担保公司作保。每当有客户想买车,却拿不出全款时,车商就会给杜豪的团队打电话,由后者来对接银行,给出合作方案。

相比单个车商,杜豪能够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待趋势。他感受到的寒意更甚。

杜豪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带着一个三人的地推小团队,往年年景好的时候,团队每人每月平均下来能做6到8单贷款业务,累计金额大概一百万出头。按千分之七的提成来算,成员光佣金就能拿到七八千元,再加上基本工资和福利,“收入过万很正常”。

疫情一来,1-3月,业务量直接归零。4月开始,市场开始缓慢恢复,成员平均每月能接3-4单。6月前十天,市场终于有了好转的趋势,杜豪的团队加起来做了十几单,几乎已经赶上了疫情前的水平。

但还没高兴多久,新发地疫情再起。杜豪心里一咯噔,“基本上又完了”。

杜豪所在的金融公司在业内称得上知名,全国光地推人员就招聘了千余名。疫情期间,公司继续给员工发工资,每月支出数百万,但人员流失依然严重。

“没有业绩。上半年一个人一个月就拿两千多块钱,房租都交不起。好多人都不干了。”

按杜豪的估计,相比往年,今年京津冀地区各大二手车市场的交易额至少掉了50%。这个估算同官方公布的数据大体一致:今年2、3月,北京市二手车交易基本处于停滞状态;3月下旬,二手车过户辆次仅为445辆,同比下降99.3%,外迁率仅为0.9%;1~4月,北京累计成交过户二手车90945辆次,同比去年下降60.39%。

为了加快周转速度,车商们都把战场转移到了线上。朋友圈是传统阵地,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是另外的战场。花乡几乎每个车商都在短视频平台上开有账号——热门车的性能解说,不同价位的车辆对比,稀奇古怪的绝版、中古车型,一直都是吸引流量的利器。

快手、抖音上的花乡车商。

“无接触式交付。”6月下旬的一天,一名车商在朋友圈发出一条视频。画面里,一名穿制服的代驾工作人员正在将自己的小电动车折叠起来,搬进后备箱。根据视频中的解说,因为疫情,买卖双方不方便见面,只能通过代驾把车交到顾客手上。

但杜豪觉得,这大概率只是一种宣传手段。即便交易确有其事,也不可能是在近期完成的,只能是4-5月,甚至年前就定好、但一直拖着没交付的订单。车毕竟是大件,不是一时脑热就能下决定付款的东西,总得到现场看过、验过、试过再说。

“正常来说,现在没人愿意接触花乡这边的人。”杜豪的声音显得有点沮丧。

线上为何失灵?

疫情到来,人们一度足不出户,各行各业都转向了线上。线上教育、线上会展、直播带货等,都发展得如火如荼。

但到了二手车行业,线上逻辑却突然“堵住了”。事实上,线上平台的境遇看起来比线下车商更糟。

2月底,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发布降薪方案,集团全员降薪幅度均超过30%;

同月,在一家知名职场社交平台上,大搜车被曝裁员70%。公司创始人兼CEO姚军红随后辟谣称,公司确实进行了人员优化,但“没有那么多”,约在13%-14%,是“疫情之下的一次业务规划调整”;

3月1日,优信二手车一则公开信被曝光。声称因公司经营遇到困难,部分员工无工作安排,即日起停工待岗。停工待岗期间,公司按照各地政策支付最低生活保障,并负担员工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

各行各业都在号召线上转型,为什么到了二手车行业就不成立了?

原因是多样的:国内二手车文化氛围不够;经济下行,大家手里都没钱;合资新车价格进一步下探,抵消了二手车的价格优势……但最关键的,还是信任问题没有解决。

提起二手车,人们的基本反应通常都是“不敢碰”。以臭名昭著的“泡水车”为例,南方多地常年有洪水,每年夏末秋初,都有一大批泡水车流入市场。这样的车常有底盘锈蚀、电路受损、内饰腐烂等毛病,倘若不慎买到,修复价比整车还贵。但难点就在于,以如今的技术,这些车完全可以把外观修得平平整整,业内人不仔细也看不出来,遑论普通消费者。

泡水车。图/图虫创意

正因此,市场规模始终有限。早在2015年的中国二手车行业大会上,优信集团总裁戴琨就直言,二手车消费已经被局限在了“懂车”的群体内部。

“目前的二手车并没有推向主流市场,我们没有争取到主流的消费者。”戴琨总结道。

当年的大会上,参会者们集体得出共识:二手车诚信体系建设将是行业发展的关键。如今五年过去了,五年里,互联网公司在行业里攻城略地,阿里投资了大搜车,腾讯和滴滴投资了人人车,腾讯和百度投资了易鑫、优信。全行业共计接受了数百亿融资,却始终在重复互联网企业烧钱获客的思路。不光盈利遥遥无期,检测、估价、质量信息公示等方面也都没有成熟制度。疫情一来,全在裸泳。

一名二手车玩家对中国新闻周刊直言:“在花乡买,出了问题你好歹能找到人,还有个‘假一赔三’制度;上网去买,出了问题客服踢来踢去,你也不知道该找谁”。

更何况,平台上列示的车,相当一部分也是线下车商的。老圆在花乡经营超过十年,在临街处拥有四十余个车位,算得上“大户”。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某平台和他家有合作,把他的车源挂到网上引流。倘若交易成功,平台要抽走一笔居间费——如此算下来,在电商平台上买车的费用,比传统线下渠道还要高。“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句经典广告语显得相当令人生疑。

花乡二手车市场内部。图/石若萧

事实上,对标美国市场,中国二手车市场还有巨大的增量空间。据虎嗅网梳理,美国的二手车交易量是新车销量的2.5倍,二手车消费金融渗透率为53%-55%;而国内二手车交易量仅为新车销量的一半,二手车消费金融渗透率仅为8%-10%。阻碍增长的,大半可以归咎为信任问题。

解决信任问题,打造线上个人品牌是一条思路。快手上一名ID为“北京车王”的主播有279万粉丝,每天面向全国粉丝直播交易二手车,看中后在线“秒杀”,并提供从提档过户到送车上门一条龙服务。其店铺正在花乡C区,疫情期间也并未受太多影响。

但打造个人品牌,往往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来积累内容、建立信任。花乡的车商们入驻短视频平台的成百上千,真正做出影响力的却屈指可数。林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曾经想过往这方面发展,无奈实在人少,腾不出手来运营。而夏天已经到来,炎热的天气也会成为消费者看车的阻碍。他已经不奢望能赚大钱了,他只希望能先活下去,最好的结果是下半年能把上半年的损失摊平。

(应受访者要求,林杨、杜豪、老圆为化名)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